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

导读: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二当家,这小鬼子说不好就在我们的后面追击,我们这个时候休息,会不会让小鬼子追上来呀?”那弟兄一脸担心的样子说道。松岛是个什么货色,他们这些山里的土匪自然是不知道,可他们都听到王四对松岛的描诉,...

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

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

    “二当家,这小鬼子说不好就在我们的后面追击,我们这个时候休息,会不会让小鬼子追上来呀?”那弟兄一脸担心的样子说道。

    松岛是个什么货色,他们这些山里的土匪自然是不知道,可他们都听到王四对松岛的描诉,也算知道了一些,松岛一旦追上来的话,留给他们的可是现在这种话悠哉悠哉的惬意生活,恐怕就是一场灭顶之灾,因此他们都对这件事情心有余悸,谁也不打算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放心吧,松岛特工队虽然不能和一般小鬼子相比较,但他们也跟我们一样,都是人,是人就都会有累的时候,我们需要休息,他们也需要休息的,所以我们根本就用不着担心什么。”王四知道他们的担忧,于是对着他们继续说下去道。

    再他看来,松岛再厉害,也比不过他们自身的问题来得更加凶猛。现在战斗还没有打响,弟兄们就一个个蔫了,这种状况还是再遇上小鬼子追击打仗的话,他真担心他们这些弟兄一个活

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

着的机会都没有。

    因此王四就算是冒着被鬼子追上的危险,也必须让弟兄们先好好休整一下,养养精神,只要精神好了就算是松岛追上来了,他们好歹也可以用做佳状态来应付小鬼子,多少不会一味只被小鬼子追着打。

    “是!”听到王四这样一番说话,那弟兄立刻应声,然后招呼身边所有弟兄坐下休息。

    这命令一下达,所有弟兄就像是瞬间被人抽掉了骨头一样,全部瘫软在地面上,然后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路上的奔跑,可是要比与小鬼子作战来得更加辛苦,耗费的体力也相当巨大,要不是王四让他们好好休息的话,恐怕这会他们一个个都顶不住,瘫倒在地面上,等着人照顾了。

    这个时间,一直被绑着的书生也瘫软在地面上,虽然他一直看王四不顺眼,但此刻他顾不上多去看王四了,只是瘫软在地面上,靠着边上的大树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闭经这一番奔跑行军,他也被迫跟着队伍前行,之前还可以应付得了,可是在抵达双林道之前,他的体力就开始跟不上来了,要不是负责看押他的弟兄担心他落队,被王四怪罪而搀扶着他一路走到这里的话,恐怕这家伙也没有命走到这里了。

    休息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书生缓了缓身上的力气,然后嗯嗯嗯的发出重鼻音,双手不间断的挣扎着,很明显他是想要挣脱束缚,重获自由。

    他不愿意被王四一直这样捆绑着,等到小鬼子上来他连拿武器的双手都没有,那个时候就真的要被鬼子给乱刀砍死了,因此他只能不断的挣扎、翻滚着,一点也不珍惜刚刚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力气。

    “三当家的,实在不好意思,绑着你是二当家的意思,我们兄弟实在是不敢给你松开!”这个时间一个负责看押他的弟兄冲着书生说道,“不过看在您过去对我的关照,我可以帮你将堵在你嘴巴里的东西给拿开!”

    那土匪兵一边说着,一边将堵在书生嘴巴里的脏帽子给拽下来,好让书生有机会透一口气,不然书生只能通过呼吸给自己的身体供养了。

    “姓王的,我跟你没完!”眼见到自己嘴巴里的脏帽子被寨开,书生深深的吸里一口气,然后瞬间呼了出来,可还没有等自己缓过来,就立刻转身瞪着王四那边说道。

    “怎么着?你还想吃了我呀?”王四听到书生的声音,立刻起身走到书生面前,冲着书生说道。

    他不知道谁将书生嘴巴里的东西给拽了,他也不打算去追究是谁拽的,可这书生嘴巴得了自由心里的怨恨却不减一点点,这实在是让他觉得这家伙不思悔改,留着将来肯定遗祸不浅。

    可因为书生到底是清河寨的三当家,跟着侯瞎子这样多年的老弟兄,他不能贸然的将这家伙给处死,这才让自己强忍着怒火,尽可能心平气和的与书生说话。

    说实话他只要一见到书生的嘴脸,他半个月都能觉得恶心,没有办法吃饭,这种心里巨大的承受能力是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

    因此他只是走到书生的跟前,对着书生说了这样一番话,他必须让书生明白一件事情,现在这支队伍是他王四说了算,书生在他面前根本就狗屁不是,在他面前放狠话,除了是对自己不起外,就是在找不自在。

    “是又怎么样?”书生听到王四的话,大有觉得王四在挑衅他的意思,立刻回应了王四一句,眼神里充满了想要将王四生吞活剥的怒火。

    他觉得现在落在王四的手里那是时运不济,该着王四走运,而他倒霉

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

,等有一天他得势了,他一定将今天所受到的折辱都给讨要回来,那个时候他根本就不会留给王四半点活命的机会。

    “只怕你没有这样好的牙口!”王四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拿正眼瞧他一眼,只不过是冲着对方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便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之前休息的地方走了过去。

    看样子他是打算多用一些时间休息,好让自己养足精神对付后面的小鬼子,至于这个混蛋,他才没工夫去管。

    “姓王的,你给我站住!”见到王四不理会他一般的离开,眼神里充满了无视和漠然,这让心高气傲的书生受不了了,于是激动的他当即对着王四身后面大叫,以那种强迫的命令式口吻让他停下来。

    可王四哪里会理会他,随着他在背后大声的吼叫,他根本不予理睬,继续做着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

    当王四来到自己休息的那棵大树边上时,立刻对着身边的弟兄们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不能再在这里耽误,命令弟兄们都起来,继续赶路!”

    他们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十几分钟,这对于他们已经相当危险了,因此他不打算再在这里浪费时间,必须让弟兄们赶紧行动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老虎口。

    现在他们到处都是危险,一旦被小鬼子追上来,他们可就有了大麻烦,因此他们必须在小鬼子抵达这里之前,提前抵达老虎口,完成他们对追击过来的小鬼子打伏击的准备。

    要知道这次他们是在运动中打击小鬼子,运动速度是首要的,只要速度到了,他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去给小鬼子准备这个大陷阱。

    时间的重要性王四自然明白,要不是迫不得已,这十几分钟的休息他都不肯浪费。如今弟兄们经过十几分钟的休息,已经缓过来一些力气,这个时候必须行动起来了。

    听到王四的命令,那几个弟兄立刻招呼兄弟起身,跟着王四开始在林子里重新跑了起来。

    “混蛋,姓王的,你这是变着法子折腾老子,告诉你,老子不会放过你的!”书生在被人搀扶起来那一刻,立刻冲着王四大声吼叫起来。

    反正在书生面前,王四不管做什么样的决定,做什么样的事情,书生都会觉得王四别有用心。

    现在不管这些弟兄们听不听他说这些话,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说出来,哪怕是制造一些噪音他也在所不辞。

    然而他的声音也只是声音而已,并没有多少人去理会,因为在这所有人都知道,只有跟着王四,才能将这一仗给打好,才能让小鬼子头疼。

    “二当家的,要不要让人将三当家的嘴给堵上,他说的都是针对您的话,我们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个时间,有一个弟兄迅速跑到王四的跟前,一边跟着王四的步伐朝着前面走,一边对着王四说道。

    他建议将书生的嘴给堵上,觉得王四可以不理会书生的无聊叫骂,但他们却无法接受这种针对性的谩骂,更重要的是他担心这种话话说多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算了吧,你看看周围,他说的话有人听么?”王四当即对着那弟兄说道,“既然他乐意浪费力气,就让他浪费好了,反正我的耳朵听不到,你们的耳朵也应该听不到才对!”

    王四知道这弟兄是在向着他这边,担心书生那些话不利于他指挥这次的战斗,因此才会建议王四再次将书生的嘴巴给堵上。

    可王四觉得此刻的书生就如一个神经小丑一样,任凭怎么样在弟兄们面前表演,也

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

不可能让任何一个弟兄为之所动。

    既然是小丑一枚,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和小丑一般见识,他不接纳那个弟兄的建议,觉得那样做都是高抬了书生,因为他觉得此刻的书生已经被弟兄们无形的赶出了队伍,根本就什么也不是了。

    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物大动干戈,实在是觉得不合适,所以王四压根就不打算去理会那个混蛋。

    “你们听见了吗?”那弟兄听到王四的话,当即对着身边周围的几个弟兄问道,并第一时间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反正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那几个被问及的弟兄也迅速摇摇头,对着王四与那弟兄说道:“有人说话吗?我们可是一句也没有听见!”

    说完这话,继续跟着王四的步伐朝着前面走,脚下除了传来踩在地面的声音外,就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书生见到大家当着他的面都这样说,心里很不是滋味,叫骂王四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跑过来一个弟兄,第一时间对着王四说道:“二当家的,小鬼子出现在了我们的后面,距离我们不到五里地了。”

    “追击过来的鬼子有多少?”王四习惯性的询问,每次发现敌情的第一时间,他总是先询问清楚鬼子人数的。

    他可以根据鬼子的人数判断出鬼子的大致目的,以及行动针对性,王四此刻询问,就是想知道小鬼子那边到底是集中力量追击选择了他们这个方向,还是分兵追击来到了他们这边。

    这要是集中力量追击他们来到这里的话,只能说明他们运气不太好,被鬼子主力追上了,而其他两路队伍便会安枕无忧的抵达目的地,这要是鬼子分兵追击而来的话,出现在他们这个方向就自然没有什么意外可言了,他们首先要想的就是怎么样消灭追击他们的敌人。

    “回二当家的,追击我们的小鬼子就是您之前提过的松岛特工队,来的人数应该不少,估计是整个特工队的人数!”那弟兄听到这话,立刻回答王四的询问道。

    “看来小鬼子是针对我们这一路追击而来的!”王四听到这个汇报,立刻对着身边的几个弟兄说道。

    既然是整个松岛特工队追击过来,那么他们自然是可以肯定,鬼子就是冲着他们这边来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王四左边的弟兄这个时候立刻询问道,很显然他在担心这伙小鬼子追上他们。

    要知道他们现在的人数已经是之前的三分之一了,就之前的人数他们都不一定是装备精良的松岛特工队对手,更何况是现在兵力与装备都不如之前的情况下了。

    因此他不得不为他们能不能在鬼子追击的情况下逃出生天,如若不然,他们这一队人马恐怕都要战死在这里了。

    “还能怎么办?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打不过日本人,要想活命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放了我,由我去找日本人谈谈,说不定日本人看见我们的诚意,还能给我们一个活命的机会!”这个时间书生听了这话,立刻对着王四与所有弟兄说道,“剩下的一个办法嘛,就是带着所有弟兄立刻离开这里,避免和日本人整年冲突,或许还有机会留下自己一条性命。”

    大家都在等着王四拿主意,却不想书生在这个时候还说出一番这样的话,实在是让大家措手不及。

    所有弟兄一副不理解的样子看着书生,似乎以前的书生消失不见了一样惋惜,眼前这个书生根本就不是

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

他们所认识的书生了。

    “你们可别这样看着我,这可不能怪我,要知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不是军队,我们只是一个个得罪官府,被迫上山的英雄草莽,从来就没有谁看得起的土匪,要是我们自己都不珍惜我们自己的性命,还有谁会重视我们自己?”书生见到大家的反应,立刻对着大家说出来自己那一套所谓的理论。

    或许知道这一刻他也感觉到大家对他的一样眼光,于是他才主动对着大家做出这样一番解释。

    虽然他的言语中大多都是诡辩之词,但却无不透露出他的自私心理,就算是在鬼子即将追上他们的这个时间,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弟兄们的处境堪忧,而是自己的利欲熏心。

    “小子,你不尊重我这个二当家不要紧,但你拿着所有弟兄的生家性命当成你在小鬼子那边邀功的本钱,别说我看不起你,所有的兄弟都看不起你!”王四听到这话,立刻走到书生的面前说道。

    他可以接受书生对他的嫉恨,也可以容忍书生对他的肆意污蔑以及挑拨离间,但却无法忍耐他想小鬼子献媚的做法。

    这家伙自己甘心去讨好小鬼子,以当鬼子驱使的一条狗为荣,他自己去就是,可他要拉上这里所有的弟兄,是他绝不可以原谅的事情。

    “你说什么?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我这只是给弟兄们一条活路!”书生听到王四这话,立刻诡辩道。

    “我现在懒得听你说这些话,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是你继续想带着这帮弟兄去投敌,老子现在就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倒要看看小鬼子是不是真的会将你当一回事,不将你给碎尸万段了!”王四当即恐吓着书生说道。

    要不是因为这家伙是清河寨三当家,跟着侯瞎子多年的老人,他不能背着侯瞎子动手解决的话,他绝不可能将这家伙的性命留到现在。

    听到王四的这样一番话,书生没有再说话了,只是那双眼睛充满愤恨和不满的瞪着王四,胸中的的怒火在不断的燃烧,却又没有办法爆发,只能在胸口膨胀起来。

    他清楚王四这个人不是好惹的,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出来,为了留住自己的性命,他暂时只能让自己隐忍着,可他始终相信,侯瞎子会因为他们之间多年的关系,而原谅他的一切,他要东山再起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要想收拾王四,也只是时间问题,这些词语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转悠着,成为了此刻唯一安慰他自己的关键。

    王四自然没有时间去理会书生了,于是他转身走向弟兄们,对着弟兄们说道:“我们一味的撤离也不是办法,这帮小鬼子迟早会追上我们,与其那个时候打一场没有准备的仗,倒不如现在我们以逸待劳,等着打鬼子一个伏击!”

    “二当家你没开玩笑?就我们这十几二十个弟兄,打鬼子的伏击?”王四身旁的弟兄当即对着王四说道,简直不敢相信王四会有这个打算。

    要知道他们的兵力只是分兵撤离前的三分之一,武器装备也无法跟鬼子的花机关相比较,就他们这些人打小鬼子伏击,这不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么?

    “就是呀,二当家的,咱这可是拿鸡蛋去碰石头,您确定要这样做么?”另外一个弟兄似乎也不赞同这样做,担心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硬来肯定是不行的,不过我们还可以智取不是?”王四当即对着大家说道,似乎心理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了一样,“只要我们打得巧,这仗我们未必没有办法赢!”

    “二当家的意思是……”左边那弟

异时空之大中华文章推荐_异时空之大中华图文阅读

兄似乎听出了一些什么,于是立刻询问王四,可是这话到了嘴巴边,却又不好再说什么了。

    “放心吧,这仗我有把握!”王四当即对着大家保证着,然后在那几个弟兄的耳朵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声,再继续说道,“按照我的计划行事,就一定可以成功!”

    “是!”所有弟兄当即应声,然后按照王四所说的去准备,每一个细节都十分的仔细,半点也不敢怠慢。

    就在王四他们准备妥当后,全部进入指定位置的时候,松岛到着自己的特工队来到了这一带。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举起右手,让手底下的队伍立刻停下了脚步,然后迅速分散开来,各自警戒一个方向,确保他们所在位置的绝对安全。

    少尉立刻走到松岛跟前,询问松岛道:“阁下,为什么不让我们继续追击了?”

    “我有种预感,支那土匪就在这附近,我们必须提高一万分的警惕,确保我们自身的安全!”松岛当即对着那少尉说道,眼睛却在不断的观察着四周围的情况,不敢有丝毫松懈。

    “他们除了那个指挥官外,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是不是太过谨慎小心了一些?”鬼子少尉听到松岛的话后说道,似乎觉得他们的对手远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强大。

    要知道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正式与这帮土匪交手过,所有关于这支土匪武装的叙述都是来自于井仓他们,因此他自然不认为这伙土匪有多厉害。

    他甚至觉得这伙土匪的厉害之处,完全是井仓为推卸作战不利的责任而杜撰出来的,可信度极为低。

    “正因为这个指挥官带着一群乌合之众竟然可以和我们在林子里周旋这样久,我们就更加不能轻视我们的对手了!”松岛警戒的心态是半刻也没有收敛,在说完这话后立刻下命令道,“让手底下的士兵们保持战斗队形前进!”

    之前他不重视这帮土匪的心里经过林子里的几番追击而随之改变了,并且觉得自己必须加大对这伙土匪的重视度。

    更何况这里山高林密,一眼看不到边的丛林,一旦土匪从这里冒出来,那对他们而言就不是什么好事情,因此他立刻对着少尉说道。

    “哈咿!”虽然少尉不认同松岛对这伙土匪的重视,但却不违背松岛的命令,要知道松岛到底是他们的指挥官,所有行动都必须听从松岛的指挥,因此他暂时先放下了自己的意见,直接应声,然后招呼身边的鬼子执行命令。

    鬼子兵听到命令,端着花机关立刻形成三个人一组的战斗小组,然后分散开来,呈多个品字队形前进。

    就在这伙小鬼子在松岛指挥下朝着前面继续前进的时候,左边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响,那子弹密集的朝着鬼子那边扫了过去。

    但是因为准确率不是很高,撂倒了三个小鬼子后,鬼子的其他战斗小组迅速朝着大石头那边进行反攻,手里的花机关哒哒哒不断到着。

    成片的子弹射向了大石头那边,密集的子弹几乎掩盖了所有石头周围的空隙,为的就是压制住藏在石头后面的人。

    然后松岛立刻招呼其他鬼子迅速朝着那边靠拢,以火力掩护的优势冲了上去,可是当他们冲上石头后面的时候,却发现石头后面已经没有了人,只留下十几个打完而跌落的三八步枪子弹壳。

    “八嘎!”松岛见到眼前的一切,当即爆粗口骂了一声,然后冲着身边的鬼子兵说道,“该死的井仓,他的情报到底准确不准确?我现在真怀疑我们遇上的是不是支那土匪军?”

    “阁下!你快看那边!”就在松岛被激怒的那一刻,少尉立刻对着松岛说道,看起来是发现前面有什么情况了。

    松岛当即顺着鬼子少尉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立刻发现前沿不远处有几个穿着老百姓衣服,却拿着武器的人在林子里面穿梭。

    出于本能,他断定这几个人就是刚才袭击他们的中国土匪,可是这个距离已经不是他们手里步枪的射程里面了,打出去的枪只能听个响声。

    “一定是他们!”鬼子少尉当即对着松岛说道,“我这就带着人去追他们!”

    说完,鬼子少尉就要招呼身边的鬼子兵朝着那边追过去,可是他还没有开口,松岛就立刻叫住了他。

    “等一下!”松岛立刻对着少尉说道,“他们不可能就这样几个人,这面肯定有诈,我们不能上当!”

    “可我们不追的话,他们就要消失在这片林子里了,而我们这次追击过来的战果也就没有了,我们要怎么向联队长交代?”鬼子少尉当即对着松岛说道。

    “这样,你安排一个步兵班过去追,其他人原地留守!”松岛当即说道,他总觉得事情不会如他们所见到的那样简单,担心这是王四的调虎离山计。

    “哈咿!”听到松岛的命令,鬼子少尉当即应声,然后命令身边的一个步兵班追了出去,半刻也没有停留。

    因为他知道耽误时间那就是给对手一个逃脱的机会,所以鬼子少尉听到这个命令后不敢有丝毫的耽误,立刻将命令下达给了一个步兵班。

    那个步兵班迅速追了出去,并不时的朝着前沿追击目标开枪,但是因为林子密的关系,那些子弹被树木挡住了,并没有伤害到那几个撤离的弟兄。

    那几个弟兄迅速消失在了林海当中,追击过去的鬼子步兵班也随之消失,枪声也越来越远。

    松岛和其他鬼子兵在原地呆着,大概是因为太累的缘故,他站了一会,就靠着旁边的一棵大树休息。

    时间过去了好一会,追击那几个弟兄的鬼子还没有回来,这让松岛的心里隐约感到不安起来。

    “他们还没有回来么?”许久的等待后,松岛开始询问一边的鬼子少尉了,显然是想少尉告诉他自己担心是多虑的。

    “报告队长阁下,他们还没有回来!”鬼子少尉见到松岛询问,立刻对着松岛报告情况说道。

    “八嘎!他们不会连几个土匪第一收拾不了吧?”松岛听到这话,立刻自言自语的说道。

    一个步兵班十几个人,而那些逃走的土匪人数也就在三四个人的样子,十几个精干的鬼子兵桌出去这样久,而且没有一点点回音,他实在是不得不多想了。

    “阁下,要不要再安排一个步兵班过去看看!”少尉当即对着松岛说道,显然他知道松岛的担忧,这才提出再派出部队过去搜寻。

    “哟西,立刻再让一个步兵班过去看看情况,但是要交代清楚,在寻到之前的帝国士兵后迅速撤退回来,谨防有诈!”松岛似乎没有犹豫,当即决定按照少尉的提醒安排部队出去搜寻,不管怎么样,都必须先找到那十几个鬼子兵不可。

    “哈咿!”听到这话后,少尉当即应声,然后对着身边正在休整的一个步兵班下达了命令,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去搜寻进入那边林子里的帝国士兵进行搜索。

    那个步兵班自然不敢怠慢,然后转身朝

本文地址:https://www.zzcmxw.com/news/20201016/22199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