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

导读: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担强上攵钇咭故嵌嗝吹纳畈豢刹饬恕?br/>太尹喜的的确确是再拜,他也是一个实在人。“起身吧。”李七夜淡淡地摆了摆手,说道:“俗礼就免了。”那怕是...

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

  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担强上攵钇咭故嵌嗝吹纳畈豢刹饬恕?br/>

      太尹喜的的确确是再拜,他也是一个实在人。

      “起身吧。”李七夜淡淡地摆了摆手,说道:“俗礼就免了。”

      那怕是太尹喜恭敬大拜,李七夜也是坦然地坐在那里,自在地受了他的大礼。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心里面怪怪的,很多人在心里面都琢磨,这个李七夜,究竟是何来历呢,究竟是有何惊天的本事呢。

      当然,有一些强大的存在看着李七夜很久,但是,他们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他们心里面不是很相信,认为李七夜想比肩金光上师、兰书才圣,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ps:今天是情人节,愿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想到这里,

     &n

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

bsp;    太尹喜拜见了李七夜之后,再向在场的所有宾客抱拳,说道:“今日邀大家来此,尹喜也长话短说,开门见山了——”

      说到这里,太尹喜顿了一下,望着在场的所有人,徐徐地说道:“前些日子,大灾难来临,天雄关是首当其冲……”?太尹喜一开口,就说出了前些日子所发生的灾难,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心里面一震,那怕再强大的存在,在此时心里面都为之一寒。

      前些日子所发生的大灾难,实在是太恐怖了,那从不渡海飞来的天陨何等的巨大,如此巨大的天陨撞击而来的时候,好像是苍天塌了下来一般,如此巨大无比的天陨撞击而来,它可以瞬间把一个个道统撞击得粉碎。

      可以说,如此巨大恐怖的天陨,在整个仙统界,只怕没有几个道统能承受得起它的一记撞击。

      在当时,天陨撞击而来的时候,亿亿万生灵,无数的强者,都被吓得魂飞魄散,再强大的存在,面对这样撞击而来的天陨之时,都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对于强大无匹的真帝或长存而言,他们自己或许可以逃离而去,但是,他们的宗门,他们的道统,他们却无能为力去守护,强大如他们,也一样挡不住这撞击而来的天陨。

      现在太尹喜再提起当日的这件事情,这让经历了如此恐怖一幕的所有强者,又怎么不心里面为之一沉呢。

      “……所幸的是,这只是有惊无险而已,天陨只是从天雄关掠过而已,消逝在了天墟之中。”太尹喜说到这里,神态凝重,十分的郑重。

      太尹喜有这样郑重的神态,所有人都不意外,如果不渡海或者仙统界之外有什么灾难降临,毫无疑问,天堑必定是受当其冲,天雄关更是第一个受到被冲击的地方。

      作为天堑军团的军团长、天雄关的关守,经历了上一次惊险之后,他再也不敢掉以轻心,时时刻刻都准备着,准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所有人都明白,只要有大灾难来临,天堑也好,天雄关也罢,都难逃一劫,太尹喜坐镇于此,责任重大。

      “……虽然说,这只是有惊无险,但,谁知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呢。”太尹喜徐徐地说道:“在早些年,黑暗突然降临,天下人皆知。穷碧始祖也曾预言过,天将变,凶人出!所以,未来并不乐观。”

      太尹喜这样的话,再次让所有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一时之间,不少人面面相觑,更是心里面毛骨悚然。

      太尹喜所说的这件事情,比天灾降临还要更早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整个仙统界,突然魔化,可怕的黑暗力量瞬间降临,所有的生灵都一下子被这可怕的力量所污染,在刹那之间,都化作魔物。

      当时的那一幕,是何等的恐怖,那是何等的惊天,那时所发生的事情,让天下人都不寒而栗。

      当年的魔化,来得也快,去得也快,让人在恍然之间,感觉如同做梦一样。

      有人说,这只是一种幻象,但,也有人说,这的确是发生了,这是灾难降临的前奏。

      当年所发生的事情,不管是真是假,但,都是让人都不由为之人心惶惶。

      幸好的是,后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天下一片太平,这才让人心安定下来。但,在前些日又发生了天陨撞击而来的事情,这又让人心里面不由有些忐忑不安了。

      幸好的是,不论是天下魔化,还是天陨撞击而来,那都是有惊无险,这才让大家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现在太尹喜再谈起这事,这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不由忐忑起来。

      “当年,真的是穷碧始祖所预言吗?”在场有大人物沉了一声,徐徐地说道。

      穷碧始祖,也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始祖,她也是当世之中为世人所知、而且还留存于世的始祖。

      天下人都知道,穷碧始祖,可以算未来,窥大世,如果这个预言真的是出自于穷碧真帝,那就一定不会有错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佛号响起,一个和尚站起身来,说道:“此预言,正是我们始祖所测,真实有效。”

      这个和尚穿着一身旧袈裟,他身上的袈裟已经是洗了又洗了,已经洗得发白,但却是十分的干净整洁。

      这个和尚一看就是年纪很大,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如天空的晨星一样,充满了活力,犹如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

      这个和尚在此之前李七夜就见过,他就是李七夜在仙魔道统所遇到的那个和尚,他曾经扬言要收了李七夜。

      “大觉禅师——”看这个和尚,在场的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一时之间,认出了这个和尚之后,在场的许多大人物都纷纷起身,向这个和尚拜了拜,以致敬。

      “是老国师呀。”就算是一些长存不朽了,都向这个和尚问候。

      这个和尚叫大觉禅师,他是窥天帝国的国师,不过,他是窥天帝国的上一代国师,他已经归隐了很久了,没有想到会在这一世再一次出山。

      窥天帝国,乃是穷碧道统中最强大的一个帝国,它是由穷碧始祖的一个弟子所创建,窥天帝国擅长推算,窥视本源,所以才会被称之为窥天帝国。

      而大觉禅师,那就更加了不得了,他的爻算之术,在仙统界乃是一绝,甚至有人说,大觉禅师的爻算之术,举世无人能及了,除非是穷碧始祖出手了。

      “我们始祖,曾预言,天将变,凶人出。”大觉禅师合什,徐徐地说道:“但是,小僧有着不一般的解讲。小僧认为,天将变,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来自于我们仙统界的本身。所

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

谓的凶人,不见得是来自于外界的魔王或黑暗,或许,是来自于我们仙统界,或许,这是一种称谓。”

      说到这里,大觉禅师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大觉禅师的话,在场有不少人面面相觑,心里面都奇怪。

      但,片刻之后,也有不少人回过神来,他们顺着大觉禅师的目光望去,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大家迟顿了一下,好一会儿,有一些聪明人才反应过来。

      “这好像有道理,李十亿还有一个绰号,那就是‘第一凶人’,难道穷碧始祖所指的‘凶人’就是他吗?”想到了穷碧始祖的预言,不少大人物又轻声议论起来。

      “难道,李十亿就是那个人吗?”一时之间,不少人低声议论起来,说道:“或者说李十亿会成仙统界的大患?又或者这预言还有其他的意思。”

      当所有人看着自己的时候,不少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李七夜依然是自然淡定地坐在那里。

      “是我又如何?”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蠢货,你这点推算之术,愚蠢无比,丢尽穷碧始祖的颜脸,你这点浅薄之术,也敢说窥见未来,愚不可及!”

      这话一落下,顿时让大家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随随便便的一句话,便把大觉禅师的推算之术贬得一文不值。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大觉禅师的推算之术,乃是冠绝天下,曾经有过许多大人物都邀请大觉禅师做过推算,其中还有真帝、长存这样的存在。

      现在李七夜竟然把大觉禅师的爻算之术批得一文不值,这让不少人都觉得这话有些过了。

      “这话太过份了。”有不朽真神轻轻地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大觉禅师的爻算之术,这是天下共认的,如此的直言攻击,未免太过份了吧。”

      “小僧道行薄浅,但,这是小僧对于始祖预言的解读。”大觉禅师也不生气,徐徐地说道:“我并非是有意针对施主,只不过,万事皆未明朗之前,施主,或许会成为大患。毕竟,小僧也曾经观察施主的作为,施主暴戾,大杀八方,若真有黑暗降临,或许施主会给仙统界造成巨大的损伤。”

      大觉禅师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也有不少人不由心里面一寒,也都觉得大觉禅师这话有道理。

      知道李七夜事迹的人,都觉得有可能。大家都知道,李七夜这个第一凶人之名,那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这些日子来,他的的确确是大杀四方,金蒲真帝他们这些真帝都惨死在了他的手中。

      如果,万一真的有黑暗降临,第一凶人这样的凶人,或者真的会成为黑暗的帮凶,或许会成为黑暗的刽子手。

      “若是有人归于黑暗,必率先诛之。”在这个时候,神古战也沉声说道:“这也算是未雨绸缪,保护仙统界。”

      神古战如此直接说了出来,让不少人相视了一眼。

      如果说,李七夜真的是穷碧始祖所言的“凶人”,说不定,他真的会成为仙统界的心头大患。

      如果真的是如此,是不是先发制人呢?若是待到他羽翼丰满了,只怕对天下大大的不利。,然后使劲

          神古战这话已经说得很直接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只不过没有人动手而已。

      虽然说,有一些大人物心里面的确有这个意思,对于他们而言,穷碧始祖的预言绝对是不会出错。

      既然李七夜这个凶人就是穷碧始祖预言中的凶人,他甚至有可能成为仙统界的心头大患。

      那么,对于多少人大人物而言,他们是乐意先发制人,除之而后快,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能把灾难消灭在萌芽之中,他们宁愿是错杀一万,也不会放过一个。

      那怕有不少大人物心里面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没有人敢贸然出手而已,先不说李七夜实力有多强大,自己是否是他的对手。

      就在刚才,大家都看得出来,五行天女很明显青睐李七夜,在这个时候对李七夜发难,岂不是与五行天女过不去,岂不是与五行山过不去?

      只要聪明的人,都不愿意与五行山为敌。就算他们对李七夜有除之而后快的决心,也不会在此时此刻动手。

      “来呀。”李七夜笑了一下,根本没把神古战放在眼中,风轻云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七夜如此的视自己无物,这顿时让神古战脸色大变,神态十分的难看,出自于神祗疆的他,实力强悍无匹,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视过了。

      “大觉师兄,我持完全不同的观点。”就在很多人认为李七夜就是穷碧始祖预言中的“凶人”之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一个女子站了起来。

      这个女子一袭青衣,轻纱遮住容颜,但是,一双秀目如寒星,犹如可以照亮夜空一样,这一双眼睛,十分的美丽。

      这个女子,正是曾在仙魔道统与李七夜相遇的徐萧瑾,她曾言与李七夜有业缘。

      “原来是天算阁的徐姑娘。”在这个女子站起来之后,太尹喜向这个女子抱拳。

      “什么,天算阁!”听到太尹喜的话,在场的许多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更是有一些人惊呼起来。

      一时之间,不少人纷纷站了起来,都想看清楚徐萧瑾的容颜。

      “天算阁这一世也有弟子入世了。”当看到徐萧瑾之后,连真帝、长存都颇为动容,低声议论地说道。

      天算阁,在仙统界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当很多人听到“天算阁”这个名字之时,都不由为之肃然起敬。

      穷碧道统,乃是由穷碧始祖所创建的道统,在穷碧道统之中,有着千百万的门派大教,像窥天帝国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窥天帝国乃是穷碧始祖的一位弟子所创建的,可以说,窥天帝国也是穷碧始祖的传承之一。

      但是,在穷碧道统真正能算得上是穷碧始祖传承的,那就是非天算阁莫属。

      原因很简单,天算阁,这就是穷碧始祖所居住的地方。甚至世间没有人知道天算阁具体在什么地方,除非是得到了邀请,外人是进不了天算阁的。

      天算阁十分神秘,但是,他们很少有弟子出世,尽管是如此,在穷碧道统,真正能号令整个道统的,不是实力最强大的窥天帝国,而是代表着穷碧始祖的天算阁。

      所以,一听到徐萧瑾是来自于天算阁之时,多少人为之心里面一震,毕竟,这是始祖所居住之地,在某种程度上

圣马丁艺术学院推荐阅读

而言,天算阁就代表着穷碧始祖的态度。

      一时之间,不少人向徐萧瑾鞠首,向她致敬。千百万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了不起的大人物曾经想入天算阁,欲向穷碧始祖请教未来大势,但是,都被拒绝了。

      “大觉师兄,始祖曾留下预言,这的确没错。”徐萧瑾徐徐地说道:“但是,以我个人的爻算,与大觉师兄恰恰相反。未来仙统界的大势,必定需要依仗李公子,李公子才是仙统界的希望所在。如果说,始祖预言所提的凶人便是李公子的话,那么始祖所要说的,便是李公子才能在天下大变之时力挽狂澜。”

      徐萧瑾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知道谁的话才是最真实,谁的话才是最靠谱的。

      大家都知道,不论是徐萧瑾,还是大觉禅师,他们都是继承了穷碧始祖的传承,毫无疑问地说,在爻算之术上,不要说是举世之间,就是万古以来,只怕都没有人能与穷碧始祖相比了。

      而大觉禅师在爻算之术上的造诣,在整个时代以来,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他的爻算之精,当世除了穷碧始祖这样的存在之外,只怕是无人能及了。

      但是,徐萧瑾可是出自于天算阁,虽然她还年轻,声威不如大觉禅师,地位不如大觉禅师。

      不要忘记了,天算阁那可是比窥天道统要纯正多了,天算阁就是穷碧始祖所居住的地方,在某个程度上来说,以传承而言,天算阁是要远远超出窥天道统的,否则的话,天算阁在穷碧道统的地位也不会高于窥天帝国。

      徐萧瑾既然能得到天算阁的允许,让她入世,这就说明她的造诣已经是出神入化了,否则的话,以天算阁的风格,不可能让徐萧瑾出世。

      那么,现在同样是穷碧始祖的一句预言,到了徐萧瑾和大觉禅师口中,那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解读,甚至可以说,他们两个人人的解读,那完全是相反的。

      一时之间,让不少大人物都有些发懵,他们都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才好。

      如果说,以威望而言,大家下意识都会选择大觉禅师,毕竟大觉禅师成名已久,而且,曾经不少大人物都向大觉禅师请教过,他推算得都是十分精准。

      只不过,徐萧瑾是出身于天算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着穷碧始祖,那怕不如穷碧始祖,那至少也是一种态度。

      “师妹话虽有道理。”大觉禅师徐徐地说道:“但是,小僧还是坚持自己的爻算。更何况,此乃关乎整个仙统界,关乎亿万生灵的存亡,此事不可掉于轻心,必有所防备,一步有所差池,说不定仙统界必定是万劫不复。”

      大觉禅师的话引起了在场的许多大人物共鸣,不少大人物都暗暗点了点头,有人低声地说道:“此话有道理。”

      对于在场的大人物而言,他们宁是错杀一万,也不会放过一个,毕竟这是关乎整个仙统界,比起整个仙统界来,错杀一个,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师兄,此话差矣。”徐萧瑾摇头,郑重地说道:“我们只是观未来,审大势而已,干涉天下,非我辈所为,这也有违此道初衷,更是泄露天机,必招天罚。”

      “天命,乃是用来改的。”大觉禅师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若为天下苍生,小僧愿意承受万劫不复的天罚,为苍天谋救福祉……”?“好了,好了,你们就别在那里罗嗦了。”李七夜挥了挥手,打断了大觉禅师的话,说道:“这点水平也在这里得瑟,丢人现眼,这点水平也敢说爻算之术,那简直就是笑掉大牙,我闭着眼睛都算得比你准。一边呆着去,别罗嗦。”

      李七夜一开口就打断了大觉禅师和徐萧瑾两个人的辩论,这让大家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虽然说,他们两个人对于穷碧始祖的预言有着完全不同的解读,但是,此时不少人心里面对李七夜已经有所戒备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大觉禅师合什,宣佛号。

      “阿弥你妹——”李七夜不耐烦,摆手,说道:“我就是大凶又如何,不服气就上呀,我一个打你们所有人,谁不服气,尽管上,我三五下把你们全部灭了,以免得看得就眼烦。”

      如此霸道的话一说出来,这让所有人都傻眼了,此话一出,那就是挑衅天下人,而且是视天下人无物。

      在场中,无敌的真帝都好几尊,更是有强大无匹的长存,甚至连太尹喜这样的存在都在这里。

      李七夜却完全不当作一回事,话说出来,好像一只手就可以吊打他们所有人一样。

      如此霸道不屑的话,这顿时让在场的不少人心里面忿忿不平,一时之间,不少人瞪向李七夜的目光,已经有着火气了,甚至有不少人的目光已是闪动着寒光。

      “怎么,想动手吗?来吧,人越多,越好,一下子解决了。”面对那些喷着怒火的目光,李七夜浑然不在意,风轻云淡地一笑。

      如此的态度,更是让在场的很多人不爽了,一时之间,不少人为之冷哼一声。

      “好大的口气,你真以为以一已之力能与天下为敌……”神古战冷声地说道。

      “对,我就能与天下为敌。”李七夜打断了神古战的话,笑了一下,说道:“你们有几个人能代表天下,来,来,来,我一只手灭之!”说着,缓缓地伸出一只手来。

      狂霸无双,此时,大家只能想到这么一个词了,一时之间,都面面相觑,有一些对李七夜不满的人,在这一刻也有些进退两难,对于他们来说,动手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Ps:今晚九点,萧生将会在公众号“萧府军团”发放一千个新年红包,请兄弟们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前来可以来试试手气!

          只手战天下,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寂静到了可怕,不管是不是对李七夜有意见的人,在这一刻都说不出话来。

      他们都是名震八方的大人物,实力都是十分强大,但是,那怕强大如他们,那怕他们之中有惊艳的真帝了,都不敢说出这么狂霸的话来。

      试问一下,在场有谁敢说只手独战天下,甚至毫不掩饰地说可以只手灭了天下,说出这样的话,不仅仅是有没有这个实力的问题,而且还会招来天下人的围剿,搞不好,便与天下人为敌。

      然而,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却毫不在意,十分的淡定自在,在他看来,似乎那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当然,本就对于李七夜有偏见或者本就是对李七夜有敌意的人,在此时此刻,都纷纷怒视李七夜,李七夜这话不仅仅是挑战天下,那也是挑衅他们,李七夜那姿态,完全是视他们无物。

      试想一下,他们哪个人不是威慑八方的存在,今日他们这么多人当众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他们又焉能咽得下这口气。

      “天女,你的意思……”在这个时候,有大人物沉不住气,深呼了一口气,向五行天女鞠首,说道。

      这个大人物的神态无疑是很明显了,他是想请五行天女主持大局,在这个时候,似乎没有谁能比五行天女主持大局更适合了。

      而且,这个大人物也是一石击两鸟,在此时李七夜口出狂言,要与天下人为敌,现在他请五行天女来主持大局,那就一下子打消了五行天女对李七夜的青睐,毕竟,五行山不见得愿意与天下为敌。

      如果有五行天女主持大局,那么,就算李七夜再强大,只怕也无法与五行山抗衡,举世之间,又有谁能与五行山抗衡呢?就算是始祖也无法与五行山抗衡。

      所以,当这位大人物请五行天女主持大局的时候,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在了五行天女的身上,大家都等待着五行天女表态。

      大家心里面都明白,一旦让五行天女主持大局,那么,第一凶人再嚣张,也蹦达不了多久,必定是人人诛之!

      “庸人自扰——”面对于这样的请求,五行天女依然是从容优雅,只是很平淡地说了这么样的一句话。

      当五行天女这话一说出来之时,这位大人物顿时为之窒息,一下子僵在了那里,神态十分的不自然,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好,一旦话不得体,便是得罪了五行山。

      五行天女这风轻云淡的话,却如一石击起千层浪,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让多少人心里面为之剧震。

      在这瞬间,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了,五行天女已经是庇护李七夜了,她是力挺李七夜,那怕李七夜十分嚣张地挑衅天下人,视天下人无物,五行天女都已经是站在了李七夜这一边了,毫无条件地支持李七夜。

      想到这一点,多少人心里面震了一下,大家不明白为什么五行天女会如此的力挺李七夜,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五行天女偏偏对李七夜如此的青睐。

      但是,在这一刻,不少人大人物已经意识到,李七夜是大气已成,要知道,得到了五行山的力挺,那就意味着未来是鱼跃龙门,飞上枝头当凤凰!

      在这一刻不少大人物明白,李七夜未来只怕是前途无量,他实力本就是已经足够强悍,独斩三帝,这样的实力,绝对不会比圣霜真帝、金变战神他们差得到哪里去。

  

本文地址:https://www.zzcmxw.com/news/20200802/21477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