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youge_zhenyouge文章阅读

导读:或许是很久没有见过美人了,虽然有韩香陪伴,但是对于欲望强盛的杨景天而言,李玉善绝对是一个诱惑。那种动心的感觉,一时让杨景天忘记满地的血腥,而危险也正一步步的向杨景天他们逼来!厮杀过后的野外村落显得格外的幽静,在大自然和白雪的包围之下,有一种...

zhenyouge_zhenyouge文章阅读

  或许是很久没有见过美人了,虽然有韩香陪伴,但是对于欲望强盛的杨景天而言,李玉善绝对是一个诱惑。

  那种动心的感觉,一时让杨景天忘记满地的血腥,而危险也正一步步的向杨景天他们逼来!

  厮杀过后的野外村落显得格外的幽静,在大自然和白雪的包围之下,有一种凉意甚至可以穿透人的躯体,直达心灵的深处,而大自然的天籁之音不时的在美丽天穹下悠扬回荡。

  zhenyouge_zhenyouge文章阅读如果不是血腥的渲染,此刻的美景可以说是让人迷恋,可惜现在无人有心欣赏。

  或许,大自然根本不需要外人的侵扰。

  宁静,就是一种美丽;一种深邃得无法让人理解的美丽。

  当这种美丽被血腥和屠杀所打破。

  一场更大规模的血腥大战已经笼罩了整个村落。

  当时日本刚刚结束战国时代,制定了大陆政策,想借道朝鲜进入中国,于是朝鲜屡屡遭受倭寇侵扰之害。

  因为倭寇的入侵,当地百姓遭受连年战火,纷扰不断,深受其害zhenyouge_zhenyouge文章阅读。流离失所,妻离子散是常有的事情。

  李舜臣看着杨景天,道:“此番这般痛击倭寇,想必他们短时间不会再来!”

  杨景天长叹道:“你错了,今晚日落黄昏之后,一定会有更多的倭寇前来扫荡!”

  李舜臣大惊,道:“杨大侠何出此言?”

  杨景天道:“倭寇都是集体行动,这区区数十倭寇,顶多也只能是倭寇的先头探险队。倭寇的目的应该是借道这里,攻击后面的县城。如果我没有猜错,更大规模的入侵在后面!”

  “这怎么办?”

  村民惊恐的道。

  “我们撤吧,回县城去……”

  “县城?只怕那里也保不住,不如去京都……”……

  众村民担心受怕的惊慌起来。

  杨景天道:“走?除非你们想做一辈子的亡国奴。”

  李舜臣道:“大侠,你是不是有办法对付倭寇?”

  杨景天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付倭寇的唯一办法就是,他狠,你更狠!如果你们不想一辈子逃匿,不想做亡国奴,今晚就在这里跟倭寇决一死战!”

  李舜臣动容的道:“不错,跟倭寇决一死战!”

  一个村民道:“舜臣,我们村里的壮丁加起来不过区区百人,倭寇仅有三十多人的先锋我们都挡不住,如何去对付他们后面的大队人马?”

  “就是,何况我们还有这么多的妻儿老小的……”

  不少胆小的村民开始附喝。

  李舜臣道:“我们纵使死,也要捍卫家园,难道我们高丽民族是胆小的民族吗?你们就这样离开家园,如何朝鲜每一个民众都这样,我们的三千里河山岂非拱手相让?今天,有中土来的杨大侠指挥我们,何需害怕那区区的倭寇!”

  村民听到李舜成的话,顿时都沉默了起来。

  杨景天点点头的道:“废话就不说了,舜臣,你去把村里的壮丁召集过来,我们马上做好迎战的准备!”

  “我马上去!”

  李舜成激动的道,很快,他就集合了百来壮丁。不但本村的壮丁,就连隔壁村落的壮丁也被召集而来。

  村民在杨景天的带领下,将这个小小的村落,在一天的时间里,变成了一座坚固的堡垒。

  冬天,夜里显得格外的寒冷。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夜凉如水,无人入眠。

  尽管白天的时候杨景天展示了过人的本事,可是村里的百姓还是充满了忐忑不安的焦虑。毕竟村里能战斗的村民,也不过一百多人,而他们面对的倭寇说不定多达千人以上,而且都是东瀛浪人武士,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力量悬殊,将如何面对,很多村民都担心这个问题。在他们的心里,杨景天就是唯一的希望。

  杨景天伫立在村落前最高的山头极目远眺,星空下,洁白的世界里,一切都充满了浪漫的诗意。

  韩香就站在杨景天的旁边,她瞩目的看着杨景天,充满温情的道:“相公,我们是否要考虑留后着,至少,留一条撤退的路?”

  杨景天淡淡的道:“我从来没有给自己安排退路,如果连这群倭寇都对付不了,我就不是杨景天!”

  “可是……”

  韩香还想劝说,可是杨景天拦住了她。

  杨景天道:“你不用再说了,夜了,回去睡吧!”

  “不,我要在这里陪你!”

  韩香坚持的道。

  杨景天微笑的看着韩香道:“香儿,你不相信相公的能力。”

  “不!”

  韩香叫了一声,整个人扑进杨景天的怀中,喃喃的道:“我相信你,可是我不愿意和你分开,哪怕是再凶险不过的沙场,我也要陪着你!”

  杨景天搂着韩香的娇躯,闻着她丝丝入扣的体香,全身仿佛有一股热火升腾。杨景天柔声安抚她道:“放心好了,我不会抛下香儿不管的!”

  韩香的整个娇躯缠了上来,咬着杨景天的耳朵轻轻道:“相公,不是香儿想不放下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堵得慌!”

  杨景天沈默不语,女人有时候过度的关心,让人觉得也是一件很心烦的事情。当然,如果从爱和理解的角度来看,这又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这时,李舜臣匆匆忙跑上来,韩香害羞的挣脱开杨景天的怀抱。李舜臣也颇感来的不是时候,歉意十足的道:“杨大侠,我们一切准备好了,就等倭寇来了。”

  杨景天看着健壮的李舜臣,心里感叹,他的确是一个将才,短短时间,就可以把犹豫不决的村民召集拧成一股力量,这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很多人单枪匹马的能力很强,武功也高,可是并不能带领好一支团队,就是因为他没有领袖的气质,没有大局观!

  “很好,趁倭寇未到,我先教你几招。”

  杨景天突然饶有兴趣的道。

  李舜臣大喜过望,当即跪下对杨景天一拜,道:“师父在上,请接受徒儿一拜。”

  杨景天把他扶起,道:“论年纪,我比你还小,不必师父相称,也不要叫我做什么大侠……”

  “不,你始终都是我的恩师,请师父赐教!”

  李舜臣毕恭毕敬的道。

  杨景天道:“平常对敌,你多用什么兵刃?”

  “刀!”

  李舜臣断然的刀。

  杨景天问道:“你知道最厉害的刀法是什么吗?”

  李舜臣道:“我听说中原有圣刀门,他们的圣刀十八式乃用刀的最高之境界!”

  “错!”

  杨景天道。

  李舜臣一怔,道:“难道世上还有比圣刀十八式更厉害的刀法吗?”

  杨景天道:“刀法是什么?刀又是什么?”

  李舜臣道:“刀法就是克敌致胜的武功,刀就是克敌制胜的武器兵刃。”

  杨景天道:“我来告诉你,世上所有的刀式和剑法都是虚幻的华章,真正克敌制胜的刀法和剑法就是一击即中。中原曾经有过最厉害的刀法是小李飞刀。正所谓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例不虚发?”

  李舜臣显然感到惊讶。

  杨景天道:“不错,例不虚发。”

  说着拿起一颗石子,往凌空一抛,道:“拔刀击它!”

  “好!”

  李舜臣应声,顿时抽刀,飞快,在石头坠落的一瞬击去!

  “嗖!”

  长刀破空,却没能击中石头。

  李舜臣当即傻眼,喃喃的道:“这……这怎么可能!我击出的一瞬明明是对着石头击去的……”

  杨景天微微的道:“记住,你的对手是有生命的,就像这颗石头一样,你看着它的时候,它却是不断的滑落。你的对手也一样,你出刀前他在你的前方,可是你劈刀出去的时候,他就有可能在你的身侧。也就是说,你看到的一切可能都是假象,因为你的对手是在不断移动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你要击中他,无非两种办法,一是长刀快,二是要有预见性的出刀。抢先一步,封死对方的方向,力求一击解决对手!”

  李舜臣听得连连点头。

  杨景天微笑的道:“再来一次!”

  说着再扔出一颗石子!

  李舜臣仰望,长刀抬起,在石头飞落的瞬间,突然起刀。

  “砰!”

  刀击长空破石,顿时化作一阵粉末!

  “多谢师父赐教!”

  李舜臣心中大喜。

  杨景天微笑的道:“石头毕竟是没有生命的,在滑落的过程中不会改变方向。但人就不一样,可以往四周飞纵,你要记住,如果要击中对手,不能完全相信自己的眼睛,有时候耳朵更看的清楚。每一个走动的时候,都会牵动气流,根据气流的方向,你就会判断出对手移动的方向。如果你要达到这样的水平,就要不断的苦练!”

  李舜臣叩谢的道:“多谢师父。”

  杨景天道:“时间有限,我就教你这些。另外我传你一些内功心法,希望对你以后有所帮助。”

  说着,把一些内功口决传授给了他。

  李舜臣得到杨景天的赐教,欣喜若狂,感激之余,恨不得日夜苦练,早日成就一身好武艺。

  就在此时,杨景天听到了远处已经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倭寇,终于在黑夜中狂奔袭来!

本文地址:https://www.zzcmxw.com/news/20200603/20093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