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师“被法人”后成了老赖,需证明“我不是我”才能解除

日前,重庆一所重点高校教师韩老师像往常一样,出行前选择在网上订购机票。然而,这一次,购票平台的弹窗显示,他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被限制消费,无法乘坐高铁和飞机。看到这,韩老师一下子懵了。
红星新闻记者来到市场监督管理局。
一般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只要持委托人身份证原件和委托书,就能实现变更。而灰狼在2012年丢失的身份证,很可能辗转落到了“有需求”的人手中,利用程序漏洞将身份证失主变成了“替罪羊”。
灰狼表示,自己发现丢失身份证后,很快办理了挂失,为何已挂失的身份证还能用于企业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历下区市监局的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解释,挂失身份证是在公安部门的系统内操作的,而工商系统和公安系统并没有联网,因此无法判断该身份证是否挂失,只能查询身份证真伪。即只要是真实且未过期的身份证原件,都能通过工商系统的审核。
在红星新闻记者向市监局“移出异常名录企业”办公室了解情况的过程中,座机频繁响起。办公室另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自从“个税app”上线后,不少人都在申报个税扣除过程中发现自己莫名“被股东”“被法人”,虽说这种现象过去便有,但近来此类申诉电话更多了。
市监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无奈,他们曾多次向上级反映,如果在公民身份信息审核方面,工商系统能与公安部门联网,会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否则,工商系统只能对企业相关负责人的各项资料进行形式审查。但实际上,这样的状态已多年未变。
公民身份信息被商事登记注册盗用的问题多次出现,市监局的监管却很被动。市监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企业的股东、法定代表人向市监局反映自己是“被股东”“被法人”,他们会去核实企业地址,如果与注册地不符,会把该企业列入“异常名录”,“看那公司会不会来‘解除异常’”。“他(指公司负责人)来办业务我们可以咨询他,不办业务我们也找不到他。”
至于处理解决的时间,市监局和派出所工作人员都表示,“不好说。”
对于济南市历下区市监局的回应,灰狼表示气愤。他认为,市监局录入了虚假信息,就是没有尽到审核义务,“这是多大的风险,如果是这样,那么很多人都会被各种可能出现经营问题的公司拉来当替罪羊。”
公司搬迁、实际负责人债务缠身
律师:此类案件实际操作复杂且周期长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2016年,灰狼还未成为该建筑劳务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就已与多家企业、不同自然人有各种诉讼纠纷。其中,来自裁判文书网的一份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唐某与该建筑劳务公司的合同纠纷中,唐某胜诉,公司应在判决生效后十日之内偿付唐某劳务费44万余人民币。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唐某本人,他表示,败诉的这家劳务公司至今未支付给他和工人劳务费,这几年他一直在向公安、法院申诉皆无果。“这家公司早就搬走了,现在公安局都找不到公司的实际负责人。”
唐某所说的“搬走”,指的是该公司已经搬离此前在工商部门登记的注册地址。甚至,唐某清楚,“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假的,找也没用。”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该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在工商系统留下的联系方式(手机号码)已经暂停服务,而拨打天眼查上显示的公司座机号码,得到“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的自动回复。
连曾经的合作方都知道公司实际地址已非注册地、知道法定代表人并非该公司人员,为何市监局、公安部门、法院等相关机构并不知情?法院、公安部门、市监局的说法各有不同,灰狼开始变得迷茫。
为此,灰狼咨询了一位相关经验较为丰富的律师。律师告诉他,行政机关理论上需要变更错误的法人信息,但是实际操作非常复杂而且周期长。尤其在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很大可能性已成为空壳、联系不到人,这种情况下,工商部门很难主动启动变更程序。
律师举例曾遇到过的情况提醒灰狼,派出所可以合理怀疑此前灰狼授权该公司将自己变更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但由于该公司未兑现相应报酬,灰狼反悔才谎称身份信息被盗用。因此,排除相关机构对当事人的各种疑虑,也是重要步骤。
而如果向法院请求暂时撤销限制消费令,法院同样要求工商部门的正式文书。这就陷入了一个难以破解的循环,最终往往要通过各种“不走寻常路”的非常规办法解决。该律师同时也表示,不同地区的行政部门要求都不一样,别人解决“被法人”问题的经验不见得就能套用。
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的王昊宸律师也提出相似看法。他认为,向公安机关报案、去工商局开具证明、向法院提供证据都是需要的,但各系统会互相牵制,处理的顺序比较模糊。王律师的经验则是“一般多跑一跑就能解决”。
但是,在仍处于限制消费的情况下,“多跑一跑”这件事,对现在的灰狼而言,却是一种莫大负担。(原标题:"被法人"后成了"老赖" 要解除需证明我不是"我"?)

本文地址:https://www.zzcmxw.com/keji/20190123/231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