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 皮筋惩罚/乱系列之东北大坑呻吟

导读:李思雯摇了摇头:不累,姥娘麦场在哪啊?李思雯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路着急的问道。 余母这才带着孙女去了麦场,李思雯把绳子一松,一脚踢在车子上,麦子瞬间都滚了下来。 一旁的人看到这如小山大的麦垛纷纷惊奇的很:玉芬,你孙女也太厉害了吧,这估计下午你家...

筷子 皮筋惩罚/乱系列之东北大坑呻吟

 李思雯摇了摇头:“不累,姥娘麦场在哪啊?”李思雯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路着急的问道。

 

  余母这才带着孙女去了麦场,李思雯把绳子一松,一脚踢在车子上,麦子瞬间都滚了下来。

 

  一旁的人看到这如小山大的麦垛纷纷惊奇的很:“玉芬,你孙女也太厉害了吧,这估计下午你家的麦子就全收好了吧。”

 

  这拉麦子费时间的很,这丫头一趟拉这么多这一会不就全完了。

 

  李思雯把把几亩地的麦子全部拉到麦场,接着就拿起木锨开始打麦子了,余母在一旁抖麦秸秆,俩人一上午就把麦子给装袋运回去了一多半,剩下的零零碎碎的李思雯就不管了,又帮着二姥爷家拉了几车吃了午饭就又出发去大伯娘那边了。

 

  到付秋娘家的时候,付母一脸的诧异看着闺女:“秋,你们咋回来了,家里的活忙完了?”

 

  “忙完了,不是说这几日要下雨我们村早都收完拉回家了。”付秋一边干着一边说着,她怕耽误了二弟妹家的活,说的后天下雨,万一提前了咋办,而且这会她感觉天气有些阴了。

 

  吕氏心里也有些担心,干活的速度也快了不少,付母这几日也听到说要下雨的事,可是不大信,这会闺女也说了可就不敢掉以轻心了,拿着镰刀也干起了活,倒是付秋的几个嫂子们看到付秋回来帮忙,整个人就开始干活墨迹了。

 

  反正有人来帮忙了,偷会懒也不错。

 

  吕氏一看这顿时不乐意了,她还急着帮她娘干活呢,可没时间在这瞎耗,看着几人就骂道:“咋了,看到我们来就不会干活了是吧,信不信我让我侄女教教你们咋干活啊!”

 

  “思雯,你看你几个伯娘的手都不灵活了,你赶紧给她们松松筋骨。”吕氏气呼呼的说道。

 

  付秋觉得有些丢人连看也不看一眼。

 

  倒是李思雯应了一声,那几人看到李思雯一个人拉着一座小山高的麦子吓了一跳,看到她松开了车子活动着筋骨朝自己走来更是害怕,结结巴巴的道:“不用,我们没事。”

 

  “对,没事。”几人说着拿起镰刀就开始麻利的干起活了。

 

  几人是第二日才去的吕氏娘家,去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可是却阴暗阴暗的,几人见状不对劲,骑着车子飞奔了去。

 

  这边方云翠一边割着麦子一边担忧着:“光德,这不会下雨吧,咱家麦子还有一半没弄完呢,这可咋办啊。”

 

 文学

  吕光德也是一阵烦闷,看了看天色看着儿子儿媳妇道:“你们先把麦场的麦子打一打赶紧装袋子里运回去,能弄走一点是一点,我和你妈现在地里割着麦子,几个小的也跟你们去帮忙装麦子。”

 

  “好。”吕书军扔下镰刀就准备去去麦场,抬头一睹就看到了自家妹子,顿时一喜:“爸妈,川梅和妹夫来了。”

 

  “啥?”吕光德以为听错了抬头望去,谁知道就看到闺女跟女婿身后跟了几个人拿了镰刀就跑来了。

 

  “妈,你去带着我侄女拉着麦子去麦场,不是那个是这个,我婆家的?”吕川梅看着母亲着急的说道,她只希望这雨能晚点下。

 

  方云翠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对着闺女的吩咐点头。

 

  家里几个大的割麦子,小的拣麦穗堆麦子,李思雯拉麦子打麦子,方云翠跟着给她帮忙,打下手。

 

  吕光德不明白闺女为什么让一个丫头去拉车子走,可是看到那丫头直接拉着一座高高的麦子走后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人一多干活就快,麦子很快就割完了,李思雯这边飞速的拉着麦子几趟就完事,接着她打麦子,其他人装麦子,有的回家把麦子运回去放到屋子里摊开。

 

  中午的时候,方云翠直接杀了一只老母鸡给大家吃,吕川梅怕自家娘做的饭少了,就跑去跟她说了侄女的饭量。

 

  方云翠虽惊讶但还是点头道:“好,我多做点,这丫头吃的虽多但是干活厉害啊,她一个人干的比咱们都要多啊!”

 

  吕氏点了点头,还好赶上了下雨前地里的活都干完了,李思雯站在院子里洗了洗手就坐在了凳子上,这几天连续干了四天的活计,她就算力气再大也累的慌。

 

  林芝看到这一幕赶紧进了厨房:“妈,咱家还有白糖啊,我看他们也累的慌,喝点甜水补补体力。”

 

  方云翠点了点头,从厨房抽屉里拿出了一小罐白糖给了二儿媳妇:“还是你心细,好好的招待他们,这可是替咱挽回了不少损失,我看这雨今个肯定会下。”

 

  要是没闺女带人来,这家里的一半粮食肯定都没了。

 

  林芝点了点头给外边的几人一人沏了一杯甜水。

 

  方云翠跟闺女和大媳妇在厨房里帮忙做饭,炖了一锅鸡肉汤,上次闺女带的猪肉腌起来了,这次刚好凑个菜,接着又炒了几个素菜,蒸了几个白面馒头和杂粮馒头,白面馒头还是家里剩余的白面给用了,方云翠还交代了媳妇跟男人说一声白面馒头就给闺女的大哥家还有弟妹家吃。

 

  这边菜饭好了之后方云翠特地找来了一个菜盆子,给李思雯直接盛了满满的一碗糙米饭。

 

  李思雯接过饭感谢的看了一眼方云翠,说实话除了家里人很少不讨厌自己的大饭量,每个人都是嫌弃的很,毕竟这个年代饭就是命根子,自己吃得多没少被人说闲话。

 

  二伯娘的妈倒是个好的,反正她看到的都是真心真意,没有一点笑话自己的意思。

 

  李思雯接过饭也不客气了,拿着筷子就吃了起来,干了一上午的活她都要累坏了。

 

  朱新春原本是想着来找弟妹家帮忙干个活,谁成想一进院子里就看到那小姑娘一个人身前放了一大盆的糙米饭在吃,不仅心里有些看不起。

 

  忍不住老毛病便讽刺了起来:“哟,云翠你家这亲戚可真能吃,这是你家啥亲戚啊,看着咋这么面生呢!”

 

  说起来川梅小时候可是长得出挑的很,比自家闺女都好看,可是好看也不能当饭吃,空有一副模样却没脑子。

 

  原本云翠给这丫头找了个家境不错的男人,可这丫头却死活不肯嫁,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谁知道见了面才知道是个穷小子。

 

  反而那门亲事便宜了自家闺女,这特别是结了婚后自家丫头时不时的就给自己带回来好东西,这川梅倒好时不时的回娘家打秋风。

 

  每次一想到这她就忍不住高兴,特别是这丫头走后她没少来家里挖苦方云翠,每次看她吃瘪她高兴死了。

 

 

本文地址:https://www.zzcmxw.com/guoji/20200108/12329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