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对着镜子做-大学校园pop文1对1推荐

导读:接亲路上和一个水泥搅拌车相撞,我坐的车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医生说只是皮外伤,我命大。唉,今天这婚礼不晓得撞了那尊神。王自立叹了口气说。 你说我们俩是不是不适合结婚,出这么大的事,是不是预示什么?江丽霞忧心忡忡地叹道。 唉,那有那些说法。不是...

小东西,我们对着镜子做-大学校园pop文1对1推荐

  “接亲路上和一个水泥搅拌车相撞,我坐的车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医生说只是皮外伤,我命大。唉,今天这婚礼不晓得撞了那尊神。”王自立叹了口气说。

 

  “你说我们俩是不是不适合结婚,出这么大的事,是不是预示什么?”江丽霞忧心忡忡地叹道。

 

  “唉,那有那些说法。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大福吗?这大概是老天对我们的考验吧。算了,不想那些倒霉事。享受我们的幸福时光。”王自立挥了挥手像一切霉运都给他赶走了一样。笑呵呵地说。

 

  “也是,想那么多也无济于事,要发生的事终究要发生,谁也阻挡不了。睡吧。”江丽霞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

 

  俩人抛开一切烦恼进入了角色……王自立没想到江丽霞还是处女……

 

  “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对象,所以保持至今。你不会笑话我吧。”江丽霞脸红地问。

 

  “怎么会笑话,高兴还来不及呢?现在这么纯洁的女人不多了。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好。其实我也是很传统的人,要不是岳心灵她自己……”王自立说到这里,突然想起岳心灵第一次时不像丽霞,没有羞涩也没有见红,还有点轻车熟路。原来自己并不是岳心灵的第一次。

 

  “她自己怎么?”江丽霞将头伏在他胸口上问。

 

  “她提出的分手。我以为男人应该负责。”王自立抚摸着江丽霞光滑的后背答道。

 

  “王自立,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完整的人生,有子女,有事业,还有我们俩白发相守,不离不弃。”江丽霞看着王自立的眼睛很文艺的说道。

 

 文学

  “好。哎哟,头好痛。”王自立突然皱眉捂着脑袋痛苦地说。

 

  “如果很痛,我们到医院去看医生,我不要你生病。”江丽霞跳下床就开始穿衣服。

 

  “不要,我睡一觉就好,你上床睡吧。”王自立只是很疲倦,特别想睡觉,但江丽霞好像特别兴奋。为了不扫兴,他只得出损招。

 

  “要得,你睡吧。要是痛马上到医院。”江丽霞松了口气,爬上床,躺在王自立身边一动不动,生怕影响了他。

 

  不一会王自立就发出了均匀的鼾声。江丽霞怎么都睡不着,她右手撑头看着熟睡的王自立,想着刚才她心里就激动得砰砰直跳。今天她成了女人,她觉得像梦。

 

  她悄悄起身到窗前,想着在这特别的日子,应该留下一些文字和美好的回忆。桌上笔茼里有笔。却没有本子。心里想抽屉里应该有本子之类的东西。

 

  咦,大红包。这种红包她还没见过。她把红包拿在手上掂了掂,很轻,里面的钱取出来了?红包背面写着张一丁恭贺。张一丁他怎么会恭贺我们。心里疑惑,忍不住打开红包袋子,里面是一张薄薄的纸片。

 

  王自立,我再次请你借一百万,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说的话。这钱也可以是我儿子的劳务费,因为他给你们滚床了。

 

  也可以说是我借,我大哥有急用,如果不借,后果你自担,不要说兄弟我没提前通知你。。。

 

  没有暑名,没有日期。张一丁这是敲诈,他凭什么?江丽霞嚯地站起来向王自立走去,走了几步停住了。她想了想,把纸条塞回红包放回原处。想写点美好回忆的心情早消失了。

 

  拉好窗帘轻手轻脚地爬回床上,用手在王自立额头的伤处摸了摸,心里开始怀疑王自立被撞是张一丁所为。但是他凭啥?

 

  “哎哟。”王自立轻轻叫了声,转过身又睡着了。他太疲倦,最近几天发生了太多事情,他有三天没怎么合眼了。这一晚他睡得特别沉,特别香。江丽霞看着王自立到早上五点才睡着。

 

  早上六点王自立被他新设置的闹钟铃声闹醒。躺在床上没有向往日那样马上起床,静静地感受歌词。朝着目标我一追再追,我望着天,许下心愿!我举双手闭上了双眼,我勇敢往前飞,总有一天,无惧无畏梦想的地平线闪耀胜利的光辉。我会看见,我觉得时间不允许再留恋

 

  每一刻都显得更珍贵。抓住我的心,这次我不为谁。朝着目标我一追再追。我望着天,许下心愿让爱我的人,我爱的人都拥有美好的明天,富足的生活。我将为此努力,努力!

 

  起床穿衣,俯身亲吻。

 

  “你醒了,睡吧,我出去锻炼。”王自立的嘴唇刚触到江丽霞唇边她就醒了。

 

  “锻炼。我也不睡了。你等我一会。”江丽霞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换好了衣服。

 

  “你也晨跑?”王自立惊讶地问。

 

  “不然呢?你以为好身材可以凭空得来。走吧。我还想问你些事。”江丽霞开门率先跑了出去。

 

  俩人跑到与他们小区一墙之隔的燕子窝生泰公园后,江丽霞问:“我昨晚睡不着,想写点东西,打开你抽屉无意中看到张一丁送的大红包里有张借条,条子上写的内容是怎么回事?”

 

  “敲诈。我会处理好。这几天房子就拆了。你介意和父母一起住吗?我觉得一家人住在一起其乐事融融的很好。”

 

  “没听说距离美吗?还有句俗话‘远香近臭。’确实想住在一起我也没意见。”江丽霞说到后来有点不高兴。

 

  锻炼回家,刘智慧已经把早饭摆在桌上了。

 

  豆浆油条,稀饭泡菜。江丽霞拿了根油条端了碗豆浆。

 

  “嘿,不晓得你早上喜欢吃啥?你爸到外面买了豆浆,油条,我煮了稀饭。我最近上火,想吃点稀饭润心。”刘智慧看着江丽霞笑着解释。

 

  “妈,我不挑食,啥都可以吃。”江丽霞笑嘻嘻地回了一句。

 

  “妈,你们那房子拆迁合同签了吗?赖大哥说他会一视同仁,不会区别对待。”王自立想起房子的事问。

 

  “签了。就这几天就拆。你们想好到哪里旅游?你们放心游,有我和你爸在店里,不会出事。”刘智慧温和地说。

 

  “额头上的伤还没拆线,能出去吗?伤好了去玩也不迟。”王志强夹了片泡姜不紧不慢地说。

 

  “朝着目标我一追再追,我望着天,许下心愿!……”手机铃声在饭厅突然响了起来。这是王自立刚换上的铃声。他楞了一下才想起是自己的手机。

 


本文地址:https://www.zzcmxw.com/guoji/20190704/7440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