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火系统之宠妃紧致多汁h全文阅读

导读:你这么做我也会,不就是油炸么? 韩谦看了老古一眼,淡淡道。 过油菜熟得快,不用一直翻炒,这都过了中午了,硬炒的话太慢了,你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我看看。 迟来的中午饭吃的还算平静,韩谦问了一句怎么时候把证重新领了,老古转头看向周慧,后者完全当做...

2022最火系统之宠妃紧致多汁h全文阅读

 “你这么做我也会,不就是油炸么?”

 

    韩谦看了老古一眼,淡淡道。

 

    “过油菜熟得快,不用一直翻炒,这都过了中午了,硬炒的话太慢了,你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我看看。”

 

    迟来的中午饭吃的还算平静,韩谦问了一句怎么时候把证重新领了,老古转头看向周慧,后者完全当做了没看见,老古又看向韩谦,后者低声道。

 

    “周妈!结婚后您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老古啪的一下放下筷子,韩谦没理会老古,继续道。

 

    “我前几天不是带着我古爹出去浪了一圈儿么?他是真会撩啊,上到四十,下到十八的就没有一个他搞不定的,不领证这不是给那些女人机会嘛,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爹,到时候这些东西万一被其他女人的孩子给继承了,亏不亏?”

 

    这话说出去韩谦就没想着活着走出这个屋,周慧转头看向老古,皱眉道。

 

    “你真是这么想的?”

 

    老古摇头,皱眉回道。

 

    “他说啥你信啥?”

 

    韩谦紧接开口。

 

    “现在不想不代表以后啊!所谓男人的嘴,骗人的··”

 

    啪!

 

    一巴掌抽在后脑勺上,韩谦的脸距离碗饭也就那么两三厘米,老古皱眉道。

 

    “你吃完了没?吃完了就滚蛋。”

 

    “我要说没吃完行么?”

 

    “不行!”

 

    韩谦站起身叹了口气,拿起衣服走到门口,打开门时转头对着周慧开口喊道。

 

    “周妈!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啊,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老实。”

 

    话出老古猛然起身,韩谦拔腿就跑。

 

    站在小区门口,韩谦仰望着天空叹了口气,本以为来京城会顺顺利利,也不是说现在遇到了麻烦,只是乱七八糟的事儿一堆,一时半会没有个头绪。

 

    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四点了,这好像什么都不做不了了。

 

    回家!

 

    回安安的家。

 

    刚放下手机,身后传来两声鸣笛,韩谦转过身看着盛京拍照的a6,衙门口儿好像都喜欢用这辆车,也不知道原因是个啥。

 

    车子停下,韩谦小跑到副驾驶上了车,笑道。

 

    “姨!”

 

    李雅丽指了指后座,轻声道。

 

    “你周妈让我给你的,你是一定要撮合老古和周慧复婚?小心以后他们俩闹了矛盾拿你开刀。”

 

    转身拿过两条烟,韩谦笑道。

 

    “开呗,做都做了,想那么以后的事儿干嘛?姨你去哪?”

 

    “回盛京,我听老古和周慧的意思,你短时间好像还回不去?”

 

    韩谦点了点头,低声道。

 

    “柳笙歌和洛神这边都算是解决了一半,暂时还真回不去滨海,你送我舞赋娱乐呗,京城打车好贵的。”

 

    李雅丽点头答应,随后问位置在哪,韩谦挠了挠头说他也不知道。

 

    跟着道航走,李雅丽轻声道。

 

    “你和清湖什么时候领证?我听说温暖在筹备婚礼,我不知道清湖是怎么看上你了。”

 

    红绿灯前,韩谦打开包装拿了一根烟,刚准备找打火机的时候,李雅丽已经点了火送到了嘴边,韩谦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还是没有拒绝。

 

    李雅丽再道。

 

    “不论你怎么想我,也不论我以前如何想清湖,我对她只有好,没有坏,清湖现在的长辈就我一个人,她的事情我会比我儿子还要上心,我听说温暖在准备婚礼了,她已经和你领过一次结婚证了,在来一个婚礼就圆满了,但是清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婚礼了,所以你们的结婚证在婚礼之前领了吧。”

 

    韩谦抽着烟看着窗外,这时候李雅丽继续道。

 

    “燕青青着急要孩子的事情清湖也和我说了,我不管你怎么解释,我家宝贝必须要在前面领证!这也算是给她爷爷一个交代,不然我把清湖交给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我没办法见他。”

 

    韩谦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我回滨海就和清湖把证领了,但是这个事儿不能太草率,我会让我妈和钱姨以及您三人见个面,商量一下领证的日子,我们年轻人都要阳历,你们看一下农历的日子吧。”

 

    “哎呦!你这么痛快?”

 

    “丈母奶奶都点烟了,我还拒绝啥啊!”

 

    随后韩谦又挨了两巴掌,李雅丽把他扔到了舞赋集团门口,随后扬长而去,韩谦撇了撇嘴。

 

    不就是领证么?

 

    腋下夹着两条烟看着远离的车子,回去领证这个事儿不能和温暖以及燕青青说,甚至任何人都不能说,算好日子,抽个时间偷摸把证领了。

 

    随后想到领证之后蔡青湖肯定会要圆房,韩谦突然感觉腰子疼。

 

    安安出现在韩谦的身后,看着他腋下夹着两条烟发呆的样子忍不住偷偷笑了笑,这样子好傻哦,走行前干咳一声。

 

    “咳!今天公司没有纸壳子卖给你。”

 

 2022最火系统之宠妃紧致多汁h全文阅读

    韩谦转过头,看着一身白色职业装的安安,这身材妙曼的不得了啊,韩谦献媚一笑。

 

    “人美心善的女菩萨啊,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纸壳子没有,水瓶也行啊,我不挑。”

 

    安安掩嘴忍笑,再次干咳一声。

 

    “内个·你自己去里面问吧,我堂堂公司大总裁管你这水瓶的事儿?今天我就带你溜达一圈吧,谁让我善良呢。”

 

    韩谦夹着烟跟在安安的身后,一副地痞的模样,一双布鞋硬是被他穿成了拖鞋,吊儿郎当的夹着两条烟的确看着不像一个成功人士。

 

    既然安安想玩,韩谦也陪着,还真在练习生的舞蹈室收了一袋子的矿泉水瓶,安安就站在一旁看着,也不解释,一时间练习生都把韩谦当做了一个收废品的,好在大家素质都很好,以后要作为艺人,素质是第一关。

 

    踩扁水瓶,韩谦满脸坏笑的走到安安身前,笑道。

 

    “这些够吃晚饭不?”

 

    安安一只手指按着嘴唇,歪头思考道。

 

    “我可以吃半个馒头,不用吃咸菜。”

 

    “走,哥们请你吃馒头去。”

 

    把手里的两条烟递给安安,一手拎着塑料袋,一手搂着安安的蛮腰离开了练习室,留下一脸震惊的练习生们,这大哥是哪儿冒出来的啊?合计过来是给他们下套的?幸好当时表现的还好,不然这人生可能就这么毁了。

 

    这大哥好阴险啊!

 

    一路到了安安的办公室,看着三面落地窗的办公室,韩谦轻声道。

 

    “你这办公室好气派啊,你离窗户远点啊!明天弄个护栏,我看着这玩意都危险。”

 

    安安乖乖点头,随后韩谦走上前挥起拳头对着玻璃就是一拳,看着在滴血的拳头,安安放下手里的烟连忙跑了过来,捧着流血的手皱眉道。

 

    “你干嘛啊!!!”

 

    韩谦笑道。

 

    “我看看结实不,我以后一年能来京城两次算是不错了,我离开京城之前会给你留一个护你周全的人,这个人没出现之前,你的安全隐患我得检查一下。”

 

    安安拿出手机喊人来送医疗箱,送医疗箱进来的是顾言,她看到韩谦的时候很惊讶,职业的素养让她表现的还算合格,蹲在韩谦的身前给安安做助手包扎韩谦的右手。

 

    韩谦皱眉道。

 

    “这都包成猪蹄了,我中枪时候也没这么包啊!”

 

    中枪!

 

    这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国民没有经历过的,顾言更加紧张了,安安低声道。

 

    “我在你身边就会这么给你包扎,中午的时候娘娘给我打电话了,知道你去柳家我没有跟着,把我臭骂了一顿,害,我屁都没敢放一个。”

 

    韩谦苦笑道。

 

    “不是不帮你啊!她骂我时候我都像个孙子似的,这两条烟你留着点,衙门口儿的人要来为难你,小舞和小赋这俩笨蛋帮不上忙,你给他们递一根这个烟就行。”

 

    安安瞄了一眼地上的两条烟,疑惑道。

 

    “很有来路?”

 

    “老古说给我拿两条外交部的特供,但这个烟是周慧给我的,我估计等级应该还要高一点吧,明天你拿一条和去一趟洛家,剩下的你留着吧。”

 

    安安点了点头,看着包扎成猪蹄的手,韩谦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看着蹲在地上的顾言,笑道。

 

    “怎么?现在沦落到送医疗箱了?”

 

    顾言挤出一个笑脸,韩谦忍不住笑道。

 

    “你啊!以后行事低调一点,吴青丝这娘们出门不是也不带保镖么?你比她还差几个级别吧?去吧,去忙吧。”

 

    顾言看了一眼安安,后者皱眉道。

 

    “让你以后做事低调一点,没听见么?”

 

    此话出,顾言大喜,噗通一声就跪在了韩谦面前,韩谦连忙让开,皱眉苦笑。

 

    “舞赋这个公司就是给安安玩的,不流行这个大礼。”

 

    顾言点头离开公司,出门的时候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要不是今天见到韩谦,她可能几年内都不会有作品,甚至一点新闻都不会有。

 

    办公室里,韩谦躺在安安的腿上,享受着温柔的揉捏,安安低声道。

 

    “又仁慈啦?我准备雪藏她五年的。”

 

    闭着眼的韩谦淡淡道。

 

    “青春那么短,知道错了就好。”

 

    “真好,我在最美的年纪遇到了你。”

 

    “我又不是贪图你的外貌,我喜欢你的性格啊!和我以前一样,不计后果的迈出那一步,我遇到了温暖,你遇到了我,算是缘分吧。”

 

    “但是我不会在遇到任何人了呀。”

 

    “你遇到了顾言啊!”

 

    安安歪头想了想,这时韩谦突然站起身,对着安安的美腿就是一巴掌,怒道。

 

    “难道你在想小伙子?”

 

    安安点了点头,韩谦气得哇哇大叫。

 

    “晚上回家吃馒头!我也吃馒头,不给你吃咸菜!”

 

    安安可怜巴巴的看着韩谦,低声道。

 

    “给喝点水行嘛?”

 

    “不行!”

 

    “爷~”

 

    “走!买菜去,爷给你做好吃的!”

 

    安安抱着韩谦的胳膊离开了办公手,她是幸运的,最幸运的,因为在京城韩谦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结果刚准备上车,两个怨种跑了过来!

 

    “姐夫!”

 

    “谦儿哥!”

 

    随后洛赋的屁股就挨了一脚,他也不生气,嘿嘿笑道。

 

    “你们俩去哪儿?一起啊?”

 

    安安抱着韩谦的胳膊笑道。

 

    “回家吃饭呀。”

 

    柳笙舞捏着下巴狐疑道。

 

    “安安啊,咱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你会做饭?”

 

    洛赋一把推开柳笙舞,对着韩谦搓手笑道。

 

    “谦儿哥会下厨,我去买菜!”

 

    韩谦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两个怨种咬牙道。

 

    “你们俩很闲?现在你们都接手公司了吧?”

 

    两人对视一眼,齐声道。

 

    “下班了啊!”

 

    柳笙舞紧接道。

 

    “我给祖瓷打电话,洛赋你自己吃狗粮吧。”

 

    洛赋怒道。

 

    “我想要女人,那岂不是···”

 

    话说一半,看着韩谦的脸色有些不对,洛赋低下头小声道。

 

    “我打个电话啊,她不一定会来。”

 

    哎呦?

 

    洛赋也有爱情,心里也有一个搞不定女人啊!

 

本文地址:https://www.zzcmxw.com/fangchan/20220514/58234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